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酒壺能修仙 > 第一百零八章 鬼變麵具

我的酒壺能修仙 第一百零八章 鬼變麵具

作者:丁天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3 15:15:00 來源:siluke

-

田小丁在乾坤壺內成功突破練氣五層,然後為了鞏固功法,和學習新得到的幾樣小法術,他在乾坤壺內修煉了半年的時間。

當然,這半年是指壺內世界裡的時間。

壺內時間過一年,壺外世界時間也纔是一天一夜而已。

在壺內世界裡的這半年時間裡,小丁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用於修煉,和衝擊那個鬼變麵具上的禁製。

每天的吃食,全都交給了八卦器靈來解決。

不過壺內世界裡可以吃食的東西並不多,隻有那個小湖裡麵有些魚類可以吃,還有就是一些小丁移栽到壺內世界裡的某些靈植,也可以當做食物,隻是這些靈植都具有藥性,卻是不敢多食的,就比如那一大片黑土紫苓參,小丁每次也隻是敢吃一點參須而已。若是吃的太多,他會擔心吸收不了那麼多的能量,自己會爆體而亡。

還有那些黃頂楓孢菇,也可以成為食材,亦是因為具有藥性而不敢多食。

幸虧小丁的玉佩空間裡存儲了不少稻米和麪粉,都可以用來當做主食。

八卦器靈雖然不願意整天為小丁做飯,可是懾於小丁的淫威,它卻不敢不做。

每天它的嘴裡都嘟嘟囔囔地埋怨:“主人帶個道侶進來幫你做飯多好,非要整天逼著我做這些雜物,我堂堂活了幾萬年的器靈,居然淪落到了幫人洗衣做飯的地步了,唉,主人這個死心眼!”

在這壺內世界的半年時間裡,小丁的驅物術已經小有所成。如今他可以驅動距離自己十丈之內的所有物體,將其懸浮在空中,也可以動來動去,但是距離隔空攻擊對手,卻還是相差甚遠。

即便如此,小丁也是感到十分高興。這若是在以前,這種事,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隔空驅物,隔空取物,這簡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法術,然而自己還冇有修成仙呢,就已經入門了這種法術,他相信自己,以後多加練習後,自然是會熟練掌握這門法術的。

天眼術小丁經過這半年的練習,他感覺應該是已經練成了。

這是因為,當他使用天眼術看到洞府院中飼養的那四頭金竹劍豬時,他的腦中立即就反饋出資訊:金竹劍豬,二階妖獸。

而使用天眼術看向八卦器靈的時候,他的腦中則是反饋資訊:八卦器靈,六界以外的靈物,冇有修為,隨法寶生滅。

馭塵術和禦風術,小丁修煉的進度就有些慢了。

馭塵術,如今,他也隻能是掀起一團灰塵拋射出去,大約也就三丈遠的距離,要說能夠用這團灰塵傷到人,那是絕不可能的。

禦風術的第一種效果,小丁練的倒是比較滿意,畢竟他有輕身術的基礎,再練起禦風飛行之法,就更容易上手一些。

而對於馭風攻擊,他修煉的速度就明顯慢了不少。如今他也隻能利用體內靈力,發出半隻手掌大小的一枚風刃飛射出去,距離依然也是三丈左右那麼遠。不過,這風刃的威力倒是不小,宛如刀劍一般鋒利,完全可以達到傷人的程度。

這主要還是因為小丁進入練氣五層之後,體內靈力再次暴漲一大截,風刃的威力,自然是與他體內靈力的強弱,有著很大關係的。體內靈力越強,所發射出去的風刃威力也就越大。

不過,他的這些收穫,和鬼變麵具的收穫相比,還是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鬼變麵具上麵的禁製,在這半年時間裡,小丁終於將其全部衝開。

在衝開最後一道禁製之後,小丁的神識立即朝著鬼變麵具探查過去。

因著此前小丁的血液已經滲入到鬼變麵具之中,此時這鬼變麵具已經滴血認主。所以,小丁的神識剛一探查到上麵,有關鬼變麵具的資訊立即就已反饋到小丁的腦海之中。

原來這個鬼變麵具,乃是一個易容法寶。

彆看鬼變麵具,表麵上是個鬼臉的模樣。但實際上,它卻是有著九九八十一種麵容變化。戴上它之後,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來幻化成自己想要的麵容。使用鬼變麵具易容後,從臉上看,根本看不出有麵具的痕跡,和真人的肌膚一模一樣。而且不僅如此,就連使用者的聲音和身材,也都可以做出相應的改變。

這麼絕妙的易容法寶,小丁如何能夠不喜歡?

他立即就想到,自己若是使用這個鬼變麵具易容後,再去宗門偷取天陽珠的話,即便是被人發現,那是不是也找不到自己頭上呢?

想到這裡,他差點笑出聲來。

在心裡暗暗想象著偷到天陽珠後,自己的乾坤壺可就冇有後顧之憂了。而宗門卻是無法查出到底是誰偷了天陽珠,這種幸災樂禍的喜悅之情,小丁簡直無以言表,就彷彿他現在已經成功偷到了天陽珠一般。

壺內世界裡的半年時間已到,小丁覺得壺外世界此時應該也已經天亮了。於是他便打算返回到聽風崖上看看。

雖然這聽風崖地處魁陽峰的後山,平時很少有人會到這裡來,但小丁覺得,若是戒律堂的人,過來查崗時,自己不在崖頂的話,就很難解釋清楚。因此,自己白天的時間,最好還是呆在崖頂修煉的好。

於是他神念一動,便已離開乾坤壺,回到了聽風崖頂。

果然,壺外世界時間已經到了清晨。

小丁覺得,自己乾坤壺裡的食物也太單一了一些,不如自己去捉些小型鳥獸,放到乾坤壺裡養著,等在裡麵繁殖多了,也就可以獵來當作食物了。

於是,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去年和李天亮二人跟隨大師姐去往葬魂山那次偷野雞蛋的事情。不由覺得,這天昆星上的野雞個頭超大,肉味肥美,是個不可多得的美食,野雞蛋的個頭也很大,吃起來味道也很好,自己不如想辦法捉些野雞放到乾坤壺裡麵飼養,這樣以後自己什麼時候想吃雞,進去捉一隻不就行了嘛。

不過,野雞這種鳥類通常都是成群居住,想要活捉可不太容易。而且,小丁在天陽山的這幾座山峰上麵,隻見過野兔,卻是冇有見過野雞的。

看來,這事還是需要等一等才行。

小丁正站在崖頂心裡頭盤算著如何活捉些野雞放到乾坤壺裡飼養呢。忽然就看到從崖底迤邐的山路上麵,又走過來了三個人影。

還冇等他看清來人是誰呢,他的腦中就已有資訊反饋出來:人類修士,一名練氣三層,兩名練氣二層修為。

嘿嘿,這天眼術還真是好用!

待得那三人走得再近一些的時候,小丁這纔看清,原來那三人不是彆人,正是與他同宿舍的李天亮、鄧豐和單同三人。

畢竟也是同一間宿舍裡的好基友了,想必他們三個也是聽說自己被罰在聽風崖思過,這纔過來探望的吧。

等李天亮三人登到聽風崖頂之後,小丁一問,還真是這麼回事。

李天亮三人昨晚就聽說前往青古秘境的那群人已經返回宗門了。可是他們並冇有見到小丁回宿舍,後來一打聽才知道,小丁犯了錯誤,已經被戒律堂罰到聽風崖思過去了。

可是,昨晚他們得到訊息的時候天色已黑,就冇有過來探望小丁,而是今天一大早,他們吃過早餐,就早早趕了過來。

幾人一個多月冇有見麵,到了一起自是會講述一些離彆後各自發生的事情。

同時,李天亮還從他的儲物袋內取出了一些他從食堂帶過來的酒肉吃食。四人鑽進崖頂的那個山洞裡麵,將酒菜擺放到地上,雖然三人都剛剛吃過早餐,但小丁一再讓他們三個再陪他喝點酒,於是,這三人便也不再客氣,四人一起坐在地上,邊喝邊聊了起來。

李天亮三人當然也對小丁被罰的原因十分感興趣,小丁也隻好又簡單跟這三人講述了一下自己去青古秘境裡的大致經過。

等小丁講述完之後,李天亮三人也是唏噓不已。

這種事,他們三個也是無能為力,輪番安慰了小丁一陣之後,他們三個便下崖去了。

小丁送走三人之後,一個人坐在崖頂的山洞裡繼續練功。

他取出自己的武器狼牙棒,反覆使用驅物術,試圖控製狼牙棒進行攻擊和防禦。

隻是,他的狼牙棒太過沉重,而他的驅物術也纔剛剛入門,暫時他也僅僅能將狼牙棒托起距離地麵三尺高而已。若說靈活馭使狼牙棒,他還差得遠呢。

中午的時候,蘇蘭蘭跟著大師姐程遙婥又來到了聽風崖。

大師姐見到小丁就歉意地說道:“田師弟,我已經儘力了……”

小丁則是打斷大師姐的話,說道:“多謝大師姐昨日的求情,冇有被逐出宗門,我已經很知足了。”

大師姐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小丁,然後好奇說道:“吆嗬!從昨天到今天,你一晚上就突破到練氣五層了啊?”

小丁撓撓頭說道:“我把身上的最後一枚赤練炎丹,昨晚服下了。”

大師姐點點頭,說道:“怪不得呢,你有這樣的靈丹妙藥,還何愁不能夠晉級啊!”

小丁卻是兩手一攤,說道:“這回,再冇有了,最後一顆已經被我用上了。”

蘇蘭蘭卻是插口說道:“小丁哥,你送我的赤練炎丹,我那還剩一顆呢,要不,我還給你吧。”

小丁則是撫了撫蘇蘭蘭的頭髮,說道:“不用了,送給你的,就留著給你突破用吧。”

蘇蘭蘭乖巧地點了點頭,然後從她的納戒之內,取出了從食堂裡帶過來的午餐,飯菜都很豐盛,隻是冇有酒。

小丁便從自己的玉佩空間裡,取出了一點他從青古秘境裡搞到的猴兒酒,每人一小杯。

大師姐聞著酒香,連連吸著鼻子,說道:“田師弟,你從哪裡搞來這麼好的酒?怎麼這麼香?”

小丁則是神秘一笑,說道:“大師姐,你先嚐一口,看看味道如何?”

大師姐依言抿了一小口,連連稱讚道:“好酒,好酒!這酒入口甘醇,回味無窮,還有一種無形之力,貌似對身體很有益處,這酒估計至少窖藏也有幾百年了,你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酒啊?”

小丁微笑說道:“這乃是我從秘境中偷的猴兒酒,是一群金剛巨猿用靈果釀製的猴兒酒,這種猴兒酒,如果長期喝的話,是具有加強身體強度的功效。”

大師姐也哈哈笑道:“還是你小子運氣好,我怎麼就冇有遇到呢,哈哈哈,你搞了多少,能否分給我一些?”

小丁也笑著說道:“大師姐想要,不管我有多少,也得分給大師姐一部分啊!”

說完,小丁便從空間之內取出了一竹筒的猴兒酒,遞給大師姐,說道:“大師姐,這些你先慢慢喝著,一次不要喝太多,很容易醉的。我這裡冇有太大的容器,就先給你拿這些,等你什麼時候喝完了,你再來和我要。”

大師姐接過那一竹筒猴兒酒,伸鼻子嗅了嗅,然後收進了她的儲物袋內,笑著說道:“看來你小子冇少弄啊,這麼大方!”

小丁也是哈哈大笑,他並冇有去解釋自己具體搞來了多少。

三人一起吃了午餐後,小丁將二人送下聽風崖,並一再囑咐蘇蘭蘭,不用總過來看望自己,畢竟自己是在受罰,不是過來享受的。若是被戒律堂的人發現,自己在受罰期間,還與宗門裡的人經常來往,說不準會有人因此而大做文章的。

蘇蘭蘭聽了,覺得小丁說得在理,也隻好委屈巴巴地答應下來。

下午,小丁又是練了一下午的驅物術,依然還是進展緩慢。

等快到晚上的時候,小丁忽然想起:今晚自己要不要去偷宗門的鎮門之寶天陽珠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