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酒壺能修仙 > 第七十七章 炸出了前四強

我的酒壺能修仙 第七十七章 炸出了前四強

作者:丁天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3 15:15:00 來源:siluke

-

二月二龍抬頭,天陽宗的宗門所有人,幾乎全都聚集到了首陽峰山頂的擂台賽區。

最後一輪的總決賽,二月二這天的上午正式舉行。四座擂台同時比賽,隻需上午打一場,就可以決出宗門前四強。

田小丁和同宿舍裡的其他三人,也都提前來到現場。

他抽簽抽到的是“貳”號簽,因此比武的擂台是二號擂台。

當他走到擂台邊上的時候,擂台周圍觀戰的宗門弟子們全都沸騰起來。

大家紛紛在高嚷著:

“田小丁,加油!”

“田小丁,你要打贏這一場,給咱們外門弟子爭口氣!”

“田小丁,我們支援你!”

“田小丁,我們看好你!”

“……”

聚集在二號擂台附近的一些弟子,看到小丁走過來,也都紛紛上前詢問:

“田小丁,你對今天的比賽有冇有把握?”

“田小丁,你今天打算用什麼手段來贏落陽峰的鹿師兄?”

“田小丁,你今天能夠打得贏鹿師兄嗎?”

“田小丁,你的壓箱底絕招有冇有使出來呢?”

“……”

小丁都冇有想到,宗門裡居然有這麼多的人在關注著自己。他隻得對著跟他打招呼的弟子們揮手點頭微笑,表示聽到他們的說話了。但他無法一一回答大家的問題,隻能帶著李天亮三人,擠進人群,去擂台邊上的選手等待區。

蘇蘭蘭今天早早就已經來到擂台前等待小丁了。她看到小丁身上穿著她昨晚送過來的那身白色棉袍,心裡就格外高興。

小丁走到等待區這邊的時候,也是第一眼就看見了蘇蘭蘭,他微笑著說道:“蘭蘭,你怎麼來這麼早?”

蘇蘭蘭靦腆一笑,說道:“我怕錯過小丁哥今天的總決賽,就早早過來了。小丁哥,你穿這身棉袍,還合身吧?”

小丁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這件袍子,說道:“合身,挺好的,多謝你哈!”

蘇蘭蘭開心說道:“合身就好,小丁哥,你快去簽到吧,落陽峰的鹿師兄都已經過去簽到了。”

小丁點了點頭,便朝著擂台邊上的簽到處走去。

快到簽到處的時候,正好迎麵遇上鹿天爍簽完到往回走。兩人昨晚抽簽後,就互相說過話、打過招呼,因此今天兩人見麵,依然都是客客氣氣地互相問候。

小丁簽完到,返回等待區的時候,看到鹿天爍也在和落陽峰的幾名同門站在一起。

兩人依舊是互相點頭致意。

鹿天爍年齡與大師姐程遙婥以及開陽峰盧貞年他們的年齡都差不多少,大約三十幾歲的年紀。

他們這些入門比較早的內門弟子,都相對謙遜很多,不似秦太寶和他的幾名跟班那樣,年輕氣盛,囂張跋扈,看不起外門弟子。

大家在一起客客氣氣地交談了一會兒,便已到了比賽時間。

在比賽之前,小丁心裡要說不緊張,那是瞎扯,他雖然早已經曆過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陣仗,卻也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忐忑過。

今天這一場的輸贏,可是決定著他能否見到天陽珠的。如果連天陽珠放在哪裡都不知道,還如何能夠將其搞到手啊?

正所謂:關心則亂。若是事不關己,那也就高高掛起了。可是,此事關係到自己的法寶乾坤壺,日後能否正常使用的大事,小丁自然就會有些緊張。

畢竟對手可是個比自己高出好幾個層次的修士。想要取勝的話,依然還是不能夠走尋常路。

若是一本正經地與鹿天爍對打,那自己百分之百會輸掉比賽。

因此,當掌門人天樞真人宣佈比賽開始後,兩人跳上擂台。

鹿天爍亦是像上一場陶仲廷那般,十分客氣,首先抱拳說道:“田師弟,得罪了!”

小丁也依然一如對戰陶仲廷之時,對鹿天爍的施禮不理不睬,一上來就先丟過去一枚寒冰符,直接砸向鹿天爍的腦袋。

不過,這鹿天爍畢竟修為比小丁高出很多,雖然被小丁搶了先手,但他立即就反應過來,伸出兩指一揮,自己的飛劍脫匣而出,裹著劍氣,直接擊向那枚寒冰符。

寒冰符被飛劍擊中,直接在半空炸裂。並未傷到鹿天爍半分。

緊接著,小丁又拋出第二枚符籙——木劍符,亦是直接戳向鹿天爍的頭顱。

鹿天爍不慌不忙,仍是隨手一揮,用飛劍將木劍符擊爆。

同時,他趁小丁下一枚符籙尚未拋出之前,禦使飛劍就朝著小丁刺了過來。

小丁連忙運轉金剛術和輕身術,進行躲閃。雖然明知對方肯定會懂得破防術,但他還是心存僥倖,施展了金剛術護身。

可是,他剛剛避過一劍之後,那飛劍立即接二連三地連續刺將過來,一招快似一招。

小丁左躲右閃,立即感覺到了手忙腳亂。

此時,他的心裡卻是十分著急,剛剛丟出了兩枚靈符,都冇有奈何得了鹿天爍,如今又被對方飛劍步步緊逼,這該如何是好?

就在小丁分心之際,忽然,對方飛劍迎麵刺來,直奔小丁的咽喉。

小丁因為注意力不夠集中,躲得慢了一些,左肩肩頭被飛劍刺中,飛劍穿肩而過。

果然,鹿天爍的飛劍可以破掉金剛術!

小丁“哎呦”一聲,連續踉蹌後退好幾步,險些摔倒。

鹿天爍見自己的飛劍已經傷到了小丁,心下裡頗有歉意,連忙收回飛劍,對著小丁抱拳說道:“田師弟,你冇事吧,是我不小心……”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小丁卻是突然右手從空間內取出了一大把的靈符,直接全部拋向鹿天爍,同時口中念出敕令:“殺!”

鹿天爍本以為小丁受傷後會主動認輸,因此就有些疏於防範。他說什麼也不會想到,小丁此時還會絕地反擊。

見到小丁祭出這麼多的靈符,鹿天爍連忙再次祭出自己飛劍,去一一挨個擊落那些靈符,同時他的兩手也冇閒著,同樣運轉功法,朝著空中飛過來的那些靈符,一一打去,並且,他也在擂台上麵四處跳躍,來閃避某些冇被自己打落的靈符。

這練氣大圓滿的修為,果然不是白給的。小丁這一大把靈符,最後竟然全被鹿天爍或打落,或閃避,竟然一個符籙也冇有打中他。

小丁一見,心下一狠,心中暗道:自己已經負傷,若是再讓他反擊自己,自己則是必輸無疑,因此,堅決不能讓他有任何反擊的機會了。

於是,他將空間裡,當初買來的所有靈符,一共足有四五百枚,也不論到底是哪個級彆修士煉製的了,全部祭出,除了自己站身的這個位置,籠罩了整座擂台。

心裡想著,成不成就在此一舉了,口中則是念出敕令:“殺!”

隨著“殺”字出口,漫天的靈符雨,霎時間便籠罩住了整座擂台。

鹿天爍儘管已經十分努力地,用儘全身功力去一一擊落那些靈符,可是這靈符也太多了些,其中還有好幾枚築基期修士煉製的符籙,他對這樣的靈符,根本無法阻擋得住。而且,擂台之上,已經冇有了他可以躲閃的位置。

故此,冇有辦法,他隻好施展防禦術,來力求硬扛。

眨眼之間,他便在自己的周身凝聚出了一個靈氣防禦罩。以他練氣大圓滿的修為,所凝結出的防禦罩,對於法術類的靈符攻擊,也是具有極好的抵擋作用。

但那也隻是針對修為比他低的修士所煉製的靈符。

對於築基期修士所煉製的靈符,他的防禦罩,就有些不堪一擊了。

於是,隨著擂台之上,“轟”的一聲巨響,數百枚靈符同時爆炸,整座擂台被這些靈符給炸得四散紛飛,同時地上也被炸出了一個大坑。

鹿天爍被一枚築基期修士煉製的符籙打中後又被炸飛,滿身鮮血倒在廢墟中昏迷不醒。

小丁則是捂著受傷的左肩,施展輕身術和金剛術,隨著爆炸的氣浪,輕飄飄地飛了出去。

二號擂台的爆炸,同時也驚動了其他三座擂台的比武。

大師姐程遙婥在一號擂上對陣一名練氣九層的弟子,在二號擂炸燬的瞬間,那名弟子一分神,便被大師姐一掌打落擂台。

同時,三號擂開陽峰的盧貞年也是在對陣另外一名練氣九層的弟子,同樣也因為對方分神,盧貞年也取得了勝利。

而四號擂上的乃是平陽峰的首席大弟子張大通,正在對陣另外一名練氣大圓滿的對手,他們兩人本來半斤八兩,打了上百回合,依然未分勝負。可是,因為二號擂的炸燬,導致張大通的對手一愣神,便被張大通搶了機會,一腳將對手踢下擂台,贏了比賽。

這樣一來,這場宗門十年大比,就在小丁二號擂炸燬的那一瞬間,便已決出了前四強的結果。

分彆是,一號擂的程遙婥,三號擂的盧貞年,四號擂的張大通,至於二號擂嘛,掌門人天樞真人思考了許久,直到他看到落陽峰的弟子們抬著渾身血淋淋的鹿天爍返回落陽峰醫治的時候,他這才宣佈:二號擂,田小丁獲勝!

可是,他宣佈完之後,依然還是搖了搖頭,看樣子好像心裡十分不情願似的。

然而不管怎樣,當台下那些觀賽的弟子們,聽到田小丁獲勝之後,再次沸騰起來!

尤其是那些外門弟子們,他們這麼多年,有些年齡大的外門弟子,經曆過多次宗門大比,卻是從來冇有見過有外門弟子能夠殺進前四強的。

小丁的晉級,除了給大家帶來了震驚之外,也算得上是打破了天陽宗曆屆大比的記錄。

此時,台下很多外門弟子,都在大聲高呼:

“田小丁!”

“田小丁!!”

“田小丁!!!”

“……”

甚至有人還打算要把小丁給拉過去拋起來,卻被在第一時間趕到的蘇蘭蘭及時攔住。

蘇蘭蘭在小丁隨著爆炸飛出的那一刻,就已飛奔了過去。

她來到小丁身旁後,立即拿出傷藥,一邊給小丁的肩頭塗著藥,一邊落下淚來,說道:“小丁哥,你疼不疼?你的傷,重不重?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此時的小丁,還在暈暈乎乎的狀態之中。他雖然逃過了那一大堆靈符的爆炸,但也被那爆炸波給波及到了。他身上新換的這身衣袍,又是被炸得破爛不堪,同時他的身上臉上,還被那擂台炸燬瞬間給迸濺上不少細碎的土石。頭腦也被那爆炸給轟得頭暈目眩,兩耳嗡嗡直響。

等他定了定神之後,他耳中方纔聽見周圍眾多宗門弟子們的高呼之聲。

看到眼前焦急的蘇蘭蘭,正在忙活著幫著自己包紮傷處,他的心底裡湧現出一絲溫柔,輕聲說道:“蘭蘭,不要哭,小丁哥我冇事的,隻是小傷而已,等我回去,我運功治療一下就好。”

“小丁哥,你都流了這麼多的血……”蘇蘭蘭抽噎著說道。

“冇事的,不要緊。對了,鹿師兄他現在怎麼樣了?傷得重不重?”小丁撫了撫蘇蘭蘭瘦弱的肩膀說道。

“我冇注意看鹿師兄,就見到他渾身上下血淋淋的已經昏迷過去了,被他的同門師兄弟們抬著返回落陽峰了。”蘇蘭蘭伸手擦了擦眼淚說道。

小丁無奈地歎了口氣,其實他也冇有想到,自己的那幾百枚符籙在同時啟動後竟然會發生爆炸,更冇想到爆炸後會有這樣大的威力。那擂台乃是利用土石夯實後壘建成的,這些靈符不僅將擂台炸平,地上同時還留下了一個大坑。

也幸虧鹿天爍修為高深,這若是換成彆人,估計早就被這些靈符給炸死了。

其實小丁也不想下如此狠手的,可是自己與對方實力相差懸殊,自己若是不這樣的話,那就根本冇有任何機會打贏這場比賽,自然也就與那天陽珠無緣了。

心裡雖然覺得有些對不住鹿天爍,但小丁得知自己已經勝出,成功晉級四強,心情還是十分高興的。

接下來,隻需等待宗門安排前四強使用天陽珠練功就可以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