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煙雨江湖之鬼麵書生 > 第8章 論短

煙雨江湖之鬼麵書生 第8章 論短

作者:藩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8:39:54

-

陶淵溢此時仰望頭頂古槐,耳中那聲音從高處瀉下,他分明感覺那人出口時嗓音平和,但如此一段距離遙遙傳來,仍就像有人在旁耳語一般。

書生心頭一喜,但很快就壓下心緒,突然就變得有些落寞起來,隻覺得頭頂那人的言語伴著笑聲傳來竟是有些刺耳,出口時再無先前的那份僥倖與試探,不由嗤笑道:“我信你個鬼!”正欲轉頭不再搭理,卻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做出一副瞭然的神情道:“哦,我知道了,你這人八成是見我拳法好,故意說這些話來偷師的吧?”

“偷師?”那人的聲音再次傳來,微微有些哭笑不得,隻聽他道:“宋太祖武略有餘,個人武功嘛,卻不值一提

也配我去偷師?”

他說的輕巧,顯得有些不屑,“臭小子,你要知道,偷師於習武之人來說是大忌,教你這路拳法的師傅就冇和你說起過麼?”

陶淵溢心頭一沉,默然不語,那人卻像是看透了似的,恍然問道:“莫非你小子的這路拳法就是偷師來的?”書生依舊冇有答話,那道聲音猶自徐徐傳來,“也是,這路拳法不過是入門的功夫,遇到個耍把式的都會一點,你小子有幸瞧上了,悄悄用心記住了也是合情合理的呀,要不說到底是個讀書人,就是敏而好學!”

他話裡帶刺,直將樹底下的書生說成了個“用心投機,中道捐棄”的尷尬人,恍若真應了那句“百無一用是書生”的前人之言。

陶淵溢是有苦自知,他大仇未報,又不能假手他人,自是一聲不吭。

那日他在泉州受了傷,被人像死狗一樣丟出了戴雲山,渾渾噩噩南下後,又在蘇州遇到了個叫金錢豹的人,自稱來自蜀中的八卦門,此番到此是為師門招新的。一番慷慨說辭後,陶淵溢掏出了僅剩的十幾兩銀子,從那人手中買了本《八卦掌》的武功拳譜。

後來偷摸上

了一艘商船,在南陽渡下船後,卻無意中瞧見南陽武館的弟子們習練早課,所練的拳法竟與自己懷中秘籍上繪的小人圖譜一模一樣,幾番輾轉之後才得知被騙,自己傾儘所有買的,不過是換了個《八卦掌》封皮的《太祖拳經》,也得知此拳譜不過是江湖武人練拳時的根基之學,所以在回了家鄉之後,纔會那般捨棄讀書人的臉麵,為了拜入天刀門,不惜一跪就是大半年。

後來苦求拜師不得入,捱了幾頓打,饒是他性子堅毅,也漸去的少了。所幸執拗叨庇,陶淵溢每每白天醉酒後,晚上都會獨自來這小兜山,即便得知手中的小冊子不過是一般武學,書生也是勤練不綴,這身子骨自是漸漸一日好過一日。

那人見書生久久不言,忽而歎了口氣,“你這小子,即便諸人臆測,哪怕有朝一日身陷囹圄,你也不肯說明緣由,為自己解釋一二麼?”陶淵溢心神一動,竟是有些苦澀,“前輩,我......”情難自已,才說三個字,就再也說不下去。

樹上那人也是沉默半晌,過的良久,隻聽唱到:“常恨年少,鬥蛐嬉鬨,總把春色作衾襖;披朱競彩,醉酒調笑,喜惹紅妝處處嬌;待得歲增苦惱,閒留一身騷,才知昨日風流俏。他朝假年天好,薄暮春衫,也教聲玉琅琅早!”

他方纔唱罷,又道:“立誌高賢,寒窗數十載,若不是耽於國仇家恨,豈有一朝捨棄的道理?趙匡胤開創大宋基業,《太祖拳經》和《太祖棍法》流傳於世,最後不也是二帝並囚?辛稼軒斯於國難,投筆從戎,這纔有了‘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的意氣。我朝自天武破劍南以來,已承平日久,幽州邊境雖屢有韃子犯難,但李懷先治軍有方,也不是書生士子意氣之時。這麼說來,你是有莫大的仇怨了?”

樹下,陶淵溢臉色發白,如水的月色映襯的書生臉龐稍顯病態。一直以來,他都知道自己所練的拳腳不過是尋常功夫,隻因耽於仇恨,心裡始終都抱有僥倖。如今料想樹上的這位定然是武道上的前輩,聽他如此一說,頓時了無生趣,自覺所求終將付於流水,報仇無望,當真是百無一用。

念及此處,陶淵溢心神惶惶,再也無心繼續呆在這,轉身就往山下走去,他腳步虛浮,一步一晃,似欲栽倒。樹上那人像是不忍見他如此喪氣,笑道:“臭小子,你也無需灰心,宋太祖的拳法在我看來雖不入流,但能流傳至今,也有其獨到之處。若是你能窺見拳法真諦,未嘗不能如你先前所言,打敗山裡的那些畜生。”

書生腳步一頓,似乎有些不解,樹上那人看到他的模樣,冷笑道:“你之前那般口出大言,不是說這山裡的群狼隻會乾嚎的麼?”

陶淵溢這纔想起自己樹下揮拳的那一幕,也不等他作何反應

那人又道:“這世上的武功,不論是內功、外功、輕功,亦或是幻身的功夫,都以心法為要。宋太祖的這路拳法,得軍中戰卒訓練廝殺遺法真傳,故而習練這套拳法時,需謹記‘群狼折衝,百阻莫退’八個字。我觀你拳法合度,想必是習練精熟,可轉折處晦澀,不夠圓融,是以空有招式,得了‘兵禦森嚴’的氣象,卻冇有‘行令即出’的觀止,隻是形似而不是神似。”

陶淵溢聽得一頭霧水,下意識的問道:“什麼是形似而不是神似?”話纔出口,又覺彆扭,心想自己當真是鬼迷心竅。那人不以為意,說道:“形似不過是假把式,空有招式不過畫地為牢,任何一門武功,要想練到絕頂,必然是取其神意。所謂‘心神所照、其勢雄強’便是此理。”

他說的空泛,也不知書生有冇有聽懂,忍不住問道:“你可明白?”陶淵溢思索半晌,隻覺得有些餘味,但又不能全然理解,一時間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

樹上那人約莫是看到了他的窘態,哈哈笑道:“紙上談兵終究得來的淺顯,你要是想明白這些道理,不如去實實在在的鬥上一場。”

這個陶淵溢倒是聽得明白,心裡卻滿是踟躕:“難不成真要去山裡獨闖狼窩?”那人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又道:“下了半山腰,往東去幾百米有一條小徑,那條路通往螢火之森,這兜山裡的狼都在那裡,你若是有膽氣不妨去試試。若是冇膽嘛,哼,我看你這拳也彆練了,還是趁早回家,老老實實的借酒燒愁,做個怨天尤人的酒鬼好了,至於仇怨麼……”

他這話說的輕巧,卻正中了陶淵溢的心思。陶淵溢心中疑惑,轉身抬頭看去,繁密的虯枝間影影倬倬,難辨人形,忍不住道:“前輩?”他喊了一聲,無人應答,又喊了兩聲,還是無人答應,隻餘風聲簌簌,引得啾啾鳥語,幾羽晚鴉振翅而飛,沙沙作響。

陶淵溢向著那晚鴉看去,天空圓月西墜,將至天明。他這一夜未睡,又醉酒上山,此時了無人事,隻覺得又困又餓,腦袋空空,渾覺適才的那一幕就像自己的幻覺,匪夷所思。

恰逢此時空山寂寂,除了自己,哪得半個人影?他這一想,頓將思緒拋諸腦後,轉身朝旁邊的茅屋走去,推門倒頭就睡。

這茅屋本是山中獵戶所蓋,因前段時日狼禍,那獵戶未再上山,自然就空了出來,機緣巧合,卻成了陶淵溢休憩之地。

他這一睡,直睡到紅日初升,出門時旭陽流金,照的林間黃燦燦一片。陶淵溢深吸一口氣,忍不住展腰伸臂,但見眼前那株古槐傾蓋如傘,茂密的虯枝間,點點槐花,細白如星。他突然一愣,禁不住想起昨夜的場景,但覺曆曆在目,又似遠在天邊,想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笑,信步朝山下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