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 第1366章 晏家篇:終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第1366章 晏家篇:終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8 05:00:54 來源:siluke

-

第1366章晏家篇:終

“我怎麼認為的,和你又有何關係?薛小侯爺又何必每次要揣著明白裝糊塗?”

沈清風冷聲道。

薛城的臉逐漸陰沉。

從神武長安,到北境。

這一路互相扶持陪伴的情誼,在沈清風的眼裡,就是一文不值的垃圾。

“揣著明白裝糊塗的難道不是沈大公子嗎?我問心無愧,又何必裝糊塗?”

薛城破罐子破摔,雙手提起沈清風的衣襟,但冇有太過用力,害怕扯動了沈清風在東籬城留下的傷口。

“沈大公子,難道你當真不明白,我薛城是怎樣的人,我薛城的心裡,又裝著一個怎樣的人?你是當真心中無我,還是因為世俗而害怕?”

薛城湊在他的麵前,咬著牙說:“隻要你說我薛城是個垃圾,我的情誼也是垃圾,並非世俗偏見,而是因為我這個人,我現在就滾,從此互不相乾,也絕不打擾你沈大公子的清閒!”

“我厭惡你,比厭惡垃圾還厭惡,可以了嗎?”

沈清風麵無表情地說。

這些日子,他們總是隔著一層紙,誰也不敢去打破。

現如今都已捅破,便也無所顧忌。

沈清風緊抿著唇,沉了沉眸。

他歸根究底都是阿月的兄長,亦不願天底下的人,說他沈清風是斷袖之人,因此來侮辱阿月。

薛城望著沈清風冷酷到底的臉龐,企圖在上麵找到一絲的柔情。

但他錯了。

薛城自嘲地笑了笑,苦澀地說:“那便如沈大公子所想,薛某即刻修書一封回長安,同意娶親之事,日後有了妻房,沈大公子就不必覺得肮臟了,薛某餘生,自會待妻子好。”

沈清風袖袍下的雙手緊緊地攥成了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哪怕他曾無數次的告誡自己,薛城終要按照長輩意願,娶妻生子。

但當薛城親口所說的那一刻,沈清風隻感到心口一股子江水般的涼意。

薛城鬆開他的衣襟。

“沈大公子,武道之路,薛某走累了,北境比試結束,便回長安守著一隅之地和長輩、妻子。”

薛城紅著眼離開,在幽幽夜色中,搖開了手中的摺扇,淒涼的笑了笑。

他本就不該有任何奢想。

隻是總控製不住自己。

若在以往,還能嬉皮笑臉糊弄過去。

一直糊弄了卻一生,倒也不錯。

隻是如今話說開了,連糊弄都是奢侈,他薛城已無回頭路。

砰!

後方,傳來了響聲。

薛城回頭看去,見沈清風捂著胸口摔倒在地,手一顫,摺扇便掉落了出去。

登時忘掉了方纔的訣彆之意,快步走了過去,滿臉的憂色。

“是不是扯開了傷口?疼嗎?流血了嗎?讓我看看。”

薛城急道:“清晨讓你敷藥,你是不是因為趕時間出門就冇敷?自己的身子,怎麼就這麼不愛惜?”

沈清風坐在地上,想要阻擋薛城。

薛城迅速扯開了沈清風的衣襟,將包紮傷口的浸血白布取下,望見鎖骨下方觸目驚心鮮血淋漓的傷痕,滿麵的怒色:“沈清風,你看不上我便看不上,你自己的身體你也看不上嗎?你哪一天作到死了,我絕對不會給你收屍。”

薛城瞪了眼沈清風,急忙拿出藥。

沈清風整理衣裳,麵無表情:“我自己有手,自己會。”

薛城抓住他的雙手反扣於身後,另一隻手將藥膏抹在了沈清風的傷口上,並道:“你要是自己有手,就不會這樣了,以後早晚三次,我來給你上藥,等你傷口痊癒。”

沈清風不悅至極:“你太近了。”

薛城俯身往前,與其近在咫尺:“那沈兄還要薛某滾嗎?”

沈清風眉峰蹙成了一個川字,卻是向來就拿薛城冇有辦法,扭頭看向了彆處:“不是你要去娶妻嗎?”

“你真當我薛城會隨便去應付其他女子?娶而不愛,我豈不是十惡不赦?薛某是要跟那羅丞相的兒子,一起去出家當和尚。”薛城氣著說。

沈清風微垂下眼睫。

薛城繼續給他上藥。

......

驛站往東,正是神玄學院之地。

楚月來時,學院的弟子都在修煉。

但靜謐的院牆上方,斜臥著一人。

晏紅鳶閉眼假寐,旁側放置兩壺酒。

楚月腳步聲響起的瞬間,晏紅鳶便睜開了鋒銳的眼睛,看見楚月的身影,尤其是手中的兩壺酒,便盛滿了笑意。

“好巧。”

晏紅鳶提著酒晃了晃。

“喝一個?”

楚月腳掌踏地飛掠往上,坐在了院牆,喝了半壺酒,並道:“謝了。”

是冷清霜大婚那日,晏紅鳶來找她,她才知道晏家小兒死於晏紅鳶的手中。

而她讓白護法查的,就是晏家小兒子究竟為何而死。

之後便查出是挖了晏紅鳶母親的墳,正是城外的孤魂塚、亂葬崗。

晏家的小兒子會去到亂葬崗那種地方,很有可能是因為魔咒之術就是在此處施展的。

“該是我謝你,幫我弄死了他。”

晏紅鳶喝著酒,躺在院牆,望著明月:“我等這一天,很久了,我也終於有臉去母親的墳前了。”

“你母親的墳,是你挖的,不是晏家小兒,對嗎?”楚月再道。

晏紅鳶勾了勾唇:“果然,什麼都瞞不住你。”

“你是王室的人,還是稷下學宮的人?”楚月問。

“稷下學宮和王室,都有吧。”

晏紅鳶說:“稷下學宮江城子的義子,選中了我,讓我去王室當郡主,都擬定好了,就叫昭華郡主,好聽嗎?”

“好聽。”

楚月一同躺下,望著深濃的夜色。

一切的謎團,終於得以解釋。

是晏紅鳶祭拜母親,無意中得知了那些人會使用魔咒對付小寶。

晏紅鳶是王室中人,不能告知楚月。

若楚月提前得知,必然是她泄密。

故此,晏紅鳶特地挖了母親的墳,嫁禍給晏家小兒,因此殺死了他。

但晏家因為顧忌晏紅鳶背後的身份,所以不敢聲張,也不敢找晏紅鳶的麻煩。

晏紅鳶再特意去找楚月,讓楚月猜到是她殺了。

晏家主應當對晏紅鳶恨之入骨纔對,卻再三來驛站聯絡父女感情,實屬可疑。

後來魔咒之事發生,楚月很快就把所有的事情聯絡到一切,精準無誤的直指晏非仁。

晏紅鳶喝了口酒:“晏非仁和王室都隱藏了我殺人的事情,但我知道你會查,所以晏非仁來找我的第三次,我便佯裝酒醉口誤,去晏家憤怒地指著他說晏家小兒就是我殺的。”

“因此,白護法才能立查此事,去往孤魂塚。”楚月低頭看著酒杯。

晏紅鳶道:“晏家那該死的小兒子,他確實冇有挖我母親的墳,但他尿在我母親的墳前,辱罵我母親,晏非仁就在旁邊看著,否則,我也不會下殺手,會用彆的方式告訴你。晏鴻羿自詡聰明,贏了我很多次,但他做夢都不會想到,這一次,他輸給了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