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 第1682章 二十不到的年紀,何必故作深沉

-

第1682章二十不到的年紀,何必故作深沉

“有東西給我?”

楚月推開雙門,半眯起了眼眸。

李蜉蝣點點頭:“屠龍宴結束了,帝都城中的武者們都已經開始動身離城,我看風武城的武者隊伍,已經準備離開了。雖不知風武城主何意,但應該是想在離城之前,見你一麵。需要去見嗎?”

楚月緊抿著殷紅的唇,默不作聲,眸子猶如淬了冰般灌滿了寒意,冷冽地望著外頭和煦的暖光。

“好,我稍後就去。”楚月說道。

蕭離、李蜉蝣二人把話帶到,便去回信了。

楚月回身,看向了屋內眾人:“母親當年之事,當年之敵,非一朝一夕可以全部挖掘、剷除,但既然有了部分線索,未來的路,也會相對來說平坦一些。”

“至於葉天帝......”

說至此處,頓了頓。

楚月不由想到儒雅溫和似君子的葉天帝,旋即無奈地說:“血恨蠱未解之前,暫時不要讓母親和他知道,否則的話,興許會適得其反,血恨蠱會因此而成為死劫死恨,最後落得個非死不得解的下場就得不償失了。”

“哥,血恨蠱的蠱引就在葉天帝的身邊,類似於蝴蝶標本的東西,若能找到的話,就能以此為引,解血恨蠱毒。”

她眸光深深地望著葉無邪,略有些擔憂。

這些事情,不算難。

但葉無邪與葉天帝之間的關係,讓她也不好把握。

“我會找到它。”

葉無邪堅定地說:“我一定會找到。”

楚月淺笑了笑。

她側過頭,看向了旁側的夜墨寒。

夜墨寒自始至終都沉默不語,默默聽著有關於慕傾凰之事的來龍去脈。

他的眼梢,染上了一層薄薄的紅。

但他一直都在遏製住自己的情緒,把足夠的時間和空間留給慕府的人。

當他得知阿楚還未出世,就已遭受慘不堪言的人間疾苦,便心疼到說不出話來。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阿楚會敞開心扉,尋求幫助,與親朋好友共同商量對策。

他定然會揪出幕後黑手!!

“抱枕。”

女子的聲音軟了幾分。

看見他,就猶如看見光。

再漆黑陰霾的夜,亦能有所期盼。

夜墨寒邁開步伐,停在了楚月的身邊,修長如玉的手輕撫女子鬢間微亂的發。

他永遠如此。

隨叫隨到,百依百順。

一顆心,隨時為她而怦然顫動。

楚月拉住了夜墨寒的手,隻字不語,沉默地把自己的長指,鑲嵌進了夜墨寒的指縫之中,再緊緊地握住。

男人垂眸見此,眉梢微柔,宛如傾灑了整個銀河的月色在眉間。

楚月與他十指相扣,帶他來到葉無邪的麵前。

這一回,並非是讓葉無邪喊人,而是嚴肅鄭重地與夜墨寒說:“阿寒,這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

葉無邪抱著禮警戒地看向了夜墨寒。

好幾年前,他與夜墨寒有過一麵之緣。

貌似還打過一架。

從此,便勢不兩立。

他可記得眼前這位男人是猶如瘟神般的存在,說是人間閻羅都不為過。

夜墨寒這個名字,活在大多數武者們揮之不去的噩夢之中!

“哥。”

夜墨寒坦然大方的出聲,一開口就化解了以往的恩怨。

葉無邪怔了一瞬,纔不甘不願的“哦”了一聲。

妹夫什麼的,他並不是很需要。

“我先去見一見風武城主。”

楚月將葉無邪懷裡的禮物全都放到了儲物袋,而後把夜墨寒的手放在了葉無邪的掌心,這才安心地往外走。

兩人臉色俱是一變,直到楚月離開的瞬間,都各自嫌棄地抽回了手。

......

慕府之外,迎春酒館來的都是達官貴人。

這座酒館,就是風武城主約見的地方。

楚月來時是孤身一人進入了風雷所在的雅座。

雅房中,檀香流動。

風雷坐在琉璃桌前,手執翡翠酒壺,彷彿是掐著點斟了一杯醇香的美酒,遞給了走入雅房的楚月。

“你母親以前,也酷愛紅衣。”

風雷癡癡地望著楚月。

那眼神,直叫楚月心底衍生出惡寒之感。

風雷彷彿在通過她,看向年輕時的母親。

楚月優雅入座,端起了桌上的酒杯,神農之力探測無毒方纔飲了一口,不鹹不淡地問:“風伯喊我來,是為何事?”

“有關於你母親的事情。”

風雷痛飲一杯酒,眼眶紅了紅:“在此之前,可否願聽一個故事?”

“願聞其詳。”

楚月淡淡道。

風雷笑了:“你這孩子,分明二十不到的年紀,何必故作深沉呢?”

“風伯的故事是?”楚月岔開了話。

“那就且聽風伯,細細與你來說。”

風雷一邊倒酒,一邊說:“當年,獨立十城、神脈九洲之中,忽而出現了三位年輕人,他們精通醫術,自稱是神農後人,要這天下都無病無災,世人稱他們為三俠神醫。”

“這三位年輕人,誰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在這個龍爭虎鬥的大陸展露鋒芒。”

“他們對月當歌,把酒臨風,醉時用劍比劃江山模樣,謀劃皇圖霸業。”

“他們想要大陸上的每個人,都有高超的醫術,他們想要每個人,都有長生不死的權力。”

“所以,當這三位少年得到了三份神農卷之後,便自以為是濟世救人的英雄,想要大陸的每一位武者都自習神農醫術。如此一來,天下之人都可自醫,蒼穹萬裡路,再無臥病在床的可憐人。”

“小月,你看啊,多麼偉大的願望啊,多麼美好的年少呢。”

轉瞬間,風雷就淚流滿麵。

他仰頭喝酒。

淚水劃過麵龐流入了杯盞與酒水混合一體灌入了咽喉。

烈酒穿腸而過,似有熾烈的燎原之火從胸腔到腹部都在劇烈地燃燒。

楚月安靜地聆聽著風雷的故事。

大概能夠猜到,那就是母親年輕之時和風雷的故事了。

這也與神農對上了。

將無眠蝶奉若神明的隱世宗族,也與神農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而且幾十年前的諸帝之戰既被傳是因為葉天帝亡妻雲凰,導致世人都在控訴她的紅顏禍水。

但說到底,一名女子,又怎能引起天帝之戰?讓帝域就此分裂五大陸?

如果是因為神農卷的話,那就說得過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