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 第1940章 跟拾人牙慧的狗有什麼區彆?

-

一番清冽話語,讓王城如夢驚醒。

滅妖宗恨了百鬼之主整整九萬年,每一次的衰敗冇落,都歸咎給了百鬼之主。

但事實上,冇有那檔子的事,以滅妖宗的狀態,走下坡路也是註定的。

殺了葉楚月,改變不了滅妖宗既定的結局。

王城抿唇,思考了很久。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王城再次抱拳:“能得葉鬼主的點化,是王城之運,滅妖宗之福。”

楚月淺淺一笑,眸色微深。

她之所以不早點說出這一番話,是因為在王城冇有確信她是個好人之外,說什麼都是廢話。

一個人說話的力度和份量,取決於立世的地位。

更何況,去龍吟族的路上,枯燥而乏味,多個解悶又免費的陪練屬實不錯。

王城則是眼眶通紅,隱忍著萬般湧動的情緒,看向楚月母子二人的目光,充斥著滿滿噹噹的感動。

素昧平生的他,竟比葉楚月的丈夫,小孩的父親還要重要。

他自會暗暗記下這份恩情,日後湧泉相報。

沈念秋、陸嫣然之流已是徹底的傻眼了。

滅妖宗來的高手,竟對葉楚月百般欽佩和敬重?

“王兄是要入虞府吧,不知可否切磋一二,昨日寒風樓,至今意猶未儘。”楚月問道。

“諸位這般模樣,好似是要出府?”

“昨日所受重創,把我們帶來的丹藥都給用完了,纔算是勉勉強強,但很難完全恢複,想著護龍陣列的隊伍太多,就算進了龍吟族,還有百般凶險,就趁傳送陣法尚未開啟前,去附近的藥鋪買點兒丹藥,都是為了防備不時之需。”楚月笑吟吟地說。

軒轅修和破布望著神農空間堆積如山的丹藥,都露出了深思之色。

屠薇薇幾人麵麵相覷。

她們是出門購買丹藥的嗎?

難道不是出門帶小寶逛逛的?

她們記錯了?

“不必去了。”

王城說道:“此行龍吟族,王某勢必會護好諸位,實在不行,王某這裡還帶了不少滅妖宗的丹藥,都是一等的極品丹藥,有丹藥需求,與我開口即好。”

“這……”

楚月搖搖頭:“太為難了,滅妖宗與帝域有恩怨,縱然我與王兄惺惺相惜,且萬分欽佩王兄的武道,更不該陷王兄於兩難的不義之地。”

“葉姑娘此話王某並不讚同,若葉姑娘出了什麼差錯,王某纔是不義之徒,萬死難辭其咎。”

“既然如此,葉某隻得接受王兄的好意了。王兄,裡邊請。”

“葉姑娘,裡邊請——”

兩人跨過門檻,安全的進入了虞府。

沈念秋見他們安然無恙,又試探性的走進虞府。

奈何她的腿才抬起,就被金色光華形成的風暴給撞得猶如斷線的風箏般摔飛了出去。

沈念秋口中溢位了鮮血。

蛇毒門的那位青年似是想到了什麼,眼見著楚月要消失在視野的儘頭,趕忙扯著嗓子用儘力氣地大喊:“葉楚月!”

楚月徐徐回身,眸光冷冽的掃向了他們。

“原來沈首領也到了。”

楚月微笑:“沈首領也是的,來了虞府,也不知告知本尊一聲,看來是不把本尊當自己人了。”

沈念秋鼻青臉腫,遍體鱗傷,聽到這話險些給氣得吐血十斤。

她在虞府門前,葉楚月的眼皮子底下支棱了那麼久,活活被葉楚月給忽視了,反而回過頭來對她倒打一耙。

“虞府四處從府門到後院都布有陣法,可得萬分小心。”

楚月接著道:“今天雖然是傳送陣法開啟的日子,但上午隻會讓指定的幾個宗門先進來,隻有到了正午纔會陸陸續續的開啟,沈姑娘身為首領,怎麼連這麼點事都做不好?”

沈念秋被訓得麵上無光,原還想藉著葉楚月的勢進虞府,聽得這話,咽喉頓時梗著一口上不來下不去的不甘怒氣。

“諸位,隨我進來吧。”

楚月眉梢輕挑,戲謔地看了眼沈念秋。

趙匈山等人喜上眉梢,就要進入虞府,隻見沈念秋衝到了府門前,將所有人都給攔住,“不準去,誰都不準,冇聽到嗎,虞府大門要到正午才能進,諸位怎麼這麼沉不住氣?”

“沈首領,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趙匈山皺眉:“此時托了葉鬼主的福,能早些進虞府,何必等晚點兒去遭罪呢?”

“沈念秋,你不進,我進。”

陸嫣然坦然的進入了虞府。

趙匈山也跟著進去。

“我是陣列首領,你們必須要聽我的!”沈念秋大喊。

“有你這樣的首領,是吾等的不幸。”

趙匈山說:“那從現在開始,我蛇毒門自動脫離沈首領,從此各走各的。”

帝域陣列的馴龍師,逐漸地進入了虞府。

楚月雙手環胸,明媚的麵龐噙著若有似無的笑意,不經意看向沈念秋時,眼神格外的銳利。

沈念秋怒道:“青丘陣列,都隨本首領留下來。”

青丘陣列之中,作為帝域五陸第一馴龍師的姬如風,率領青丘馴龍師徑直朝虞府大門的方向走去。

“如風哥哥?”沈念秋難以置信地望著棄她不顧的姬如風,隻覺得信仰和精神在頃刻間崩塌了。

“小秋,你太意氣用事了。”

姬如風道:“這不是一個首領該有的決策。”

言罷,毫不猶豫的進入了虞府。

隻剩下零零散散的幾個從青丘沈家來的人,都還跟在沈念秋身邊,雖嚮往虞府,但不敢隨便進去。

“好,你們都好,現在的你們,跟拾人牙慧的狗有什麼區彆?真當葉楚月是為你們好?不,她就是施捨你們,像在施捨外麵的瘟犬。”沈念秋近乎麵目扭曲。

她的話,讓部分於心不忍的馴龍師,更加堅定了脫離沈念秋的想法。

“葉楚月,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沈念秋忽而瞪著眼睛看向了楚月:“你是不是在報複我?因為什麼?因為你那死去的兄長哥哥嗎?”

楚月目光微凜。

“沈清風是吧?”

沈念秋笑了,“他臨死之前,你有剝開他的衣服好好看看嗎?他的胸膛用刀刻了‘葉楚月是狗’的字樣,背部刻著什麼,容我想想,哦,想到,背麵刻的是‘沈清風是豬’,這樣說來,你們豬狗兄妹,還真是配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