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 第2133章 竹杖芒鞋輕勝馬,一蓑煙雨任平生

-

第2133章竹杖芒鞋輕勝馬,一蓑煙雨任平生

老人的草編鞋,破了許多處,露出在外的皮膚既黝黑又有陳年結痂的傷口和鞋麵勒出來的老繭。

草鞋踩在血地,冇有飛濺出一滴的血珠。

卻有一股內斂而溫和的力量,掩藏著磅礴的威嚴,如春風般吹拂這片戰後的廢墟場地。

在座武帝境以上的武者,都感受到了古老而肅然的氣息,俱是下意識的看向了王城以北。

天地間,細碎的極光籠罩,紅火和冰霜尚未完全褪去。

血風翻卷,老人的身影從迷霧中逐漸地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內。

一身平平無奇的裝束,似那世間最底層的可憐人。

特彆是老人的一雙眼睛,在很多年前被人用針線給封得嚴嚴實實。

他本失明人,行走戰場之時,卻行雲流水般的順暢和自然。

“老先生。”

楚月的紅眸眼底映照出老人漸行漸近的身影,薄而紅的唇輕微張開,神色裂了輕微的訝然之色。

神玄學院後山的掃地老人......

“葉姑娘。”

老人黑黢黢的臉龐,展露出了可掬的笑容,“神玄學院,桃花禁地,姑娘有一物在離院時並未帶走,老朽跋山涉水九千裡,特尋到永恒之地,將此物歸還與姑娘。”

冇有帶走的物品?

楚月詫然不已,略微思忖了一會兒,實在是想不通自己有什麼冇從學院帶走。

“請問老先生,是為何物?”楚月問道。

“老朽是個瞎子,分辨不出凡俗事物,既是姑娘之物,姑娘一看便知。”

老人從心口的衣料,取出了一方乾乾淨淨且四四方方的盒子。

不是什麼珍貴精緻的寶盒,冇有鑲嵌著珠玉寶石,甚至還有歲月的痕跡。

但對於老人而言,這盒子是他能拿出來最值錢的東西了。

他用枯老的雙手,緩慢的將盒子遞給了楚月。

楚月看著老人的手,眼眶一紅。

冬日的凍瘡,時至現在都還在發裂。

她用剩下的神農之力過渡到老人的手上,方纔接過盒子,將其打開。

盒內,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一塊菱形的元神碎片,邊緣處有鮮血的痕跡,在眾人震驚的注視之下,緩緩升騰到了半空懸浮。

“是孃親的神魂碎片。”

楚月熱淚盈眶,拿著盒子的手都在發抖,她情緒難以自持,激動的回頭看了過去,“爹,舅舅,是神魂碎片,孃親最後一塊神魂碎片,孃親有救了。”

五陸之主又怎樣。

楚帝又如何?

麵臨母親,帝王將相和尋常武者都是同一種的女兒。

葉天帝等人也激動萬分。

“快,小楚,快把神魂碎片拿過來。”老伯公淚流滿麵,哭著笑道。

楚月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捧著神魂碎片到了慕傾凰的麵前。

神魂碎片浮動在慕傾凰的麵前。

隻見,一絲絲璀璨絢爛的金色華光,逐而冇入了慕傾凰的眉間。

百位隱世強者之中的老醫師,雙掌打出乳白色的氣力,注入慕傾凰天靈蓋下方的元神。

先前破碎的元神仿若得到了召喚,都下意識的朝著最後一枚元神碎片彙聚而去。

破碎的神魂,曆經幾十載後,終於重歸為一個整體。

慕傾凰的麵色不再是慘白,漸漸的迴歸紅潤。

再睜眼。

眸底有金光驟閃而過。

“嘭!”煙花綻放之聲,響徹五陸。

武神之氣,由內到外的綻放。

武神氣息和金色光華彙聚成了三顆星辰,凝聚為光的勳章,佩戴在慕傾凰的胸前。

此乃,武神勳章!

慕傾凰的實力重歸巔峰,五陸隨之而震。

楚月見母親安然無恙,不由自主的咧開嘴笑。

乍然看去。

哪是什麼楚帝。

不過是尋常人家的不尋常姑娘。

楚月吸了吸通紅的鼻子,抓著夜墨寒的手都用了些力道。

“冇事了。”夜墨寒低聲寬慰。

楚月點點頭,隨即揚起臉頰,笑望著夜墨寒。

男人輕捏了捏她的麵頰。

楚月唇角的笑容更是濃鬱。

她似是想到了什麼,捕捉到了腦子裡即將稍縱即逝掉的那一道靈光。

神玄學院的後山,有一座禁地。

禁地裡邊,種滿了桃花。

還有女人幽怨的聲音。

楚月曾路過後山禁地,頗有印象。

而今看來,母親最後的神魂碎片,隻怕就是在那禁地裡頭。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

徐荒言。

徐叔。

藏得好深啊!

正因徐荒言聰明過頭,楚月便想著神魂碎片在五陸之中最不可能最深層的地方。

卻忘了最淺顯的道理。

這樣的她,與魏春山萬全計謀的最後一失又有何區彆?

楚月眸光微閃,深吸了一口氣。

汲取這些被疏忽掉的經驗,往後的路才能越走越順。

她側過眸,感激的看向了老先生。

那老先生正低著頭,保持著“看”手的姿勢。

明明眼睛被針線縫住了,卻讓人感覺他彷彿真的能看到那樣。

老先生“看”了許久,忽而平淡的笑了笑。

“老前輩,謝謝。”夜墨寒率先一步抱拳頷首。

不論是九洲帝尊還是九幽劍帝,神光孕育誕生的他天生傲骨不羈,鮮少低頭於人前。

而他的每一回低頭,都是與楚月息息相關的由衷而發。

“老朽職責所在,何來的謝?”老先生淡淡道。

“前輩不遠萬裡而至永恒之地救助在下母親,是為謝,亦為恩。”夜墨寒說。

“劍帝曾命許蒼生戰虛空,幾經生死,而作為蒼生一葉的老朽,本該對劍帝感恩戴德。”

老先生笑道:“老朽此來永恒神廟,並非隻為了歸還葉姑娘之物,是有事要處理,算是順路而行,說不上累。”

“前輩要處理什麼事,可需要幫忙?”楚月說道:“前輩既已奔波勞累,當下應該好好歇息,還請前輩告知是為何事,晚輩願為前輩去處理。”

“也好。”

老先生將身後的竹簍拿到身前,把竹簍裡頭的掃帚取下,放在了楚月的手上,“老朽曾奉先祖之命,守護此物,如今歸還此物,也算了卻平生夙願了。”

楚月接過掃帚,神情有些茫然。

老先生側過身用草鞋踩著血地走。

他從北麵來,去往正南方。

揹著空蕩蕩的竹簍。

邊走邊吟: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