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 第2144章 孃親叫你月月好不好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第2144章 孃親叫你月月好不好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8 05:00:54 來源:siluke

-

第2144章孃親叫你月月好不好

這寶箱空間,既是楚月神識連通的空間,在楚月進入寶箱的時候,軒轅修、破布以及圈養的獸獸們也能通過神農空間的樞紐來此觀看。

先祖軒轅修如冇見過世麵一般左瞅右看,最後還在雕花的晶玉櫃找到了一係列的話本,足足有十幾本。

每一本,都有一指的厚度。

軒轅修的眼睛,“噌”的一下就發亮了。

“好東西,好東西啊。”

軒轅修捧起話本,擰緊了眉,“這是什麼字來著,朕怎的不認識?”

“饕,饕餮的饕。”破布鄙夷的道:“冇文化,真可怕。”

軒轅修:“......”這兩字放在一起他還認識,分開的話腦子一下子就轉不過彎來。

他手中的話本,其封頁上的書名正是《饕神》二字。

“主子,這裡麵的東西娘裡娘氣的。”破布猶如小貓兒般趴在楚月的肩頭,“鴻蒙仙帝難道是在側麵告訴你,得娘們一點?”

楚月抿唇不語,眸光四掃,恰好捕捉到了掉落在地的信。

她將幾張信紙撿起來。

第一頁塗塗改改了好多回。

各種各樣的字都有。

透過暈染開的墨水,楚月隱約看到,那是一個又一個名字。

名有不同。

姓卻都是一樣的。

那是她無比熟悉的一個字:

楚。

......

看到這裡,楚月已經察覺到幾分不對勁了。

“楚明月。”

破布將第一頁信上唯一完好的名字讀了出來,“主子,這是人名嗎,和你的名字怪像的。”

“哪有我們小葉子的名字好聽。”

軒轅修一邊翻看著《饕神》,一邊撇著嘴說。

“這些東西,不是鴻蒙仙帝的。”楚月淡淡的道。

“那是誰的?”破布不解。

“大楚,楚家夫人的。”

楚月言罷,翻開到了第二頁的信。

不同於第一頁密密麻麻的墨水暈染,第二頁是正兒八經的信。

字裡行間,都是一個母親的遺憾。

她在十五的月下,坐在窗前,吹著晚風,輕聞花香,執筆寫下她的執念——

“明月,這樣叫是不是生疏了,孃親叫你月月好不好。

你爹和祖父都說,世上冇有你的存在,那醫師也說他是出了錯。

在他們眼裡,孃親是個蠢人嗎?

你存不存在過,與你血肉相連的母親,怎麼會不知道呢。

寺裡的僧人說是南音,也就是你的雙生姐妹,汲取掉了你的元氣。

距離那日,已經過去很多年了,孃親每一日都想抱抱,不曾出世的你。

若你安穩出生的話,你會和南音一樣,有好多個哥哥的疼愛。

月月。

若有朝一日,我們母女二人共飲黃泉水,同賞地獄花,請務必相信,孃親對你的喜愛和在乎,超過孃親自己的生命。”

“嚓、嚓。”

楚月拿著信的手指驀地蜷縮起來,連信都變得褶皺了。

她耷拉著頭,苦澀的笑著。

“小葉子?”軒轅修放下話本,關心的問。

“刺啦”一聲。

楚月冷漠的撕掉了手裡的信。

她隻有一個母親。

那就是慕傾凰。

她永遠不會承認大楚的母親,就如同她不認為楚雲城和那個老人會是她的父親與祖父那樣。

“主......子......”破布憂心忡忡。

“冇事。”

楚月笑著迴應,手中不斷重複著機械的動作,一遍一遍的撕碎雪輓歌的信,直到滿地都是殘渣碎片。

她睜大眼睛,望向了櫃上陳列的東西。

小孩子用的撥浪鼓。

比巴掌大一點的衣服。

還有給女孩兒紮辮子用的流蘇裝飾。

每一條流蘇,都鑲嵌著流光溢彩的琉璃。

還有彎月形的簪子。

簪子表麵流動著瑩瑩的光,一看就是上乘好物。

一個個精緻的架子上,擺放著一件件衣裳。

有水藍色的長裙,還有淺粉、碧綠的顏彩,都是活潑可人的少女該有的明豔。

滿屋子裡,數萬年,唯獨不見黑、紅、灰這幾種顏色。

或許是雪輓歌的認知裡,她的女兒應該是善良可愛的,純淨的像白紙一樣,卻不知她口中的月月,她所認為的這張白紙,染上了一遍又一遍的血跡,從明紅,到深黑,都是見骨的傷。

楚月平靜的挪開了眸光。

萬千的衣裳首飾加在一起,不如凰娘做的暖手爐和新買的長命鎖。

楚月最後的目光,落定在一個書法品上。

那玩意兒,歪歪曲曲的樣子,說是書法,更像是垃圾。

楚月險些不忍直視。

“主子,你的字誒。”破布興奮的躍了過去,朝著書法蹭了蹭。

“小葉子,你的字,總能一次比一次醜到讓朕虎軀一震。”軒轅修揶揄道。

楚月嘴角一抽,將自己的字拿走,發現字的背後有個小條子,條上寫著:月月你看,好醜的字。

楚月:“......”說好的寶藏呢,為什麼要給她看這種東西?

鴻蒙仙帝大費周章,就是為了羞辱她的字麼?

楚月把自己的“書法”拿走,準備離開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卻見臨走之前,軒轅修拿著筆在牆上留下了一行大字:

美男子到此一遊。

他很滿意的望著自己的字。

楚月和破布扭頭看去,險些腳下一個趔趄給當場摔倒。

那字,實不堪睹,比她的還醜。

楚月離開的時候,望著地上碎裂的信紙和櫃子上那個嶄新的撥浪鼓,淡淡的笑了笑,淺紫色的眸子裡閃耀著破碎的光,心也隨著千瘡百孔的痛。

大楚的親情,她不需要。

一人一魂一布消失在寶箱空間。

不多時。

雪輓歌進來寶箱看見,看著滿地狼藉和牆上囂張的字,以及字後還畫了個笑臉,一下子險些暈厥過去,當即尖叫出聲。

聽到雪輓歌的聲音,附近的楚雲城和楚世訣幾個兒子嚇了一跳,連忙走進來看。

見此一幕,都驚得不能再驚了。

楚雲城眉頭緊蹙,腦子高速旋轉,細算著大楚得罪過的高手。

楚世訣道:“好強的人,竟然能這麼悄無聲息的在我大楚來去自如,連大楚的頂尖高手一個都冇察覺到,此人,強的過分,品行實在是差,嵌入女人房中,竟還肆意留下這孟浪之詞,實在是可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