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 第2242章 少年紅衣似火喪心又病狂

-

第2242章少年紅衣似火喪心又病狂

“掉在地上,你們星雲宗的人,可真會胡扯,這分明是我家師兄的空間袋。”

華清宗的黑袍男子,露出了殘忍的笑意,手上還把玩著一簇藍色的火焰,戲謔的望著星雲宗的弟子們,“還不速速把空間袋交出來,否則,爾等項上人頭難保。”

華清宗一行人以師兄陳野為首,陳野二十星的武神,乘在坐騎火紅色的麒麟獸脊背上。

陳野懶洋洋的躺下,眼梢間氤氳著一抹若有似無的邪氣,雙手交叉環抱著後腦勺,半闔著眼眸不耐煩地說:“餓了,早點解決,回宗吃飯。”

“是是是。”師弟師妹們極為的狗腿殷勤,對陳野有著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懼怕。

星雲宗弟子們誓死不交空間袋,他們再蠢也清楚,一旦交了出去,黑白是非都是對方說了算。

“怪我,是我不好。”年長點的男人看起來約莫二十六七,星雲宗的弟子們屬他身上的傷最多,“我作為帶隊之人,不該頭腦發熱撿了那臟東西。”

他又何嘗不知,地上的不明之財,或許是彆有用心,但他偏生一時鬼迷心竅,因為裡麵足足有七百枚的聚元丹呢。

此時此刻,多一枚聚元丹,對於天驕山那位少年來說,都會帶來天大的好處。

正因如此,他才鋌而走險,想賭一把,不曾想害了同門的弟子們。

“秦師兄,跟你無關,怪也是怪我,那空間袋是我撿的。”

說話的少女生得眉清目秀,不算是國色天香的那種長相,皮膚卻是白皙如雪,吹彈可破,宛如羊脂玉般,在陽光下還會漾著一層晶瑩耀眼的光。

她咬著牙瞪向華清宗的人,抬手發誓,大聲道:“我說了,空間袋是我撿的,若不是我撿的,我全家暴斃,不得好死,我左鈴蘭天打雷劈做個短命鬼,你們敢發誓嗎,敢發誓那空間袋不是華清宗弟子有意而為之,敢拿你們的全家來發誓嗎?”

華清宗弟子目光躲閃,眉頭緊皺,還真如鈴蘭所言不敢發誓。

忽的,其中一名華清女弟子嗤之以鼻的冷笑道:“左鈴蘭,雖說我們不是星雲宗弟子,但你全家不是早就死了,隻剩下你一個嗎,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立誓?盜賊就是盜賊,這件事,定然不能這麼算了的。秦風,你不是一向是有責任心的嗎,過來從我師兄弟們的胯下鑽過去,就饒了爾等賊寇。”

秦風瞪紅了雙目,死死地護在左鈴蘭等人的前邊。

“喲,熱鬨著呢。”

紈絝之聲驟響起。

這熟悉的聲音,叫秦風和左鈴蘭等人俱都下意識的循聲望去。

華清宗女弟子蹙了蹙一雙細長的眉,隨即傲氣不減了回頭看,瞧見那一抹風流紅影,眼底驟閃過驚豔之色。

來者一行三人,中間的少年吊兒郎當的似二世祖,偏生俊美的不像話,線條完美流暢,渾然聽從,乍眼看去是亦正亦邪,頎長的身影淬著狐狸般的慵懶。

少年身旁的兩個男兒,一個冷漠如冰,一個瞪著眼睛就差噴出火光。

“葉師兄!”左鈴蘭眸光顫動,驚喜道。

秦風深吸了一口氣,壓低聲音道:“葉師兄怎麼來了神丹閣,還是早點兒回去好。”

葉楚月三人之中,實力最強的也就卿若水,十五星的武神自然是比左鈴蘭、秦風這些人高。

但對方的陳野師兄,是二十星武神境,五星之差,便是翻天覆地的雲泥差距。

他不願把同宗的葉楚月三人再給拖下水。

“小爺我若就這般回去了,某些狗東西豈非是要欺我星雲宗無人?”

楚月挑起眉梢朝那華清宗的弟子們露出了張揚到極致的笑,“諸位生得人模狗樣卻是不做人事,口口聲聲按罪盜賊,難道不知蓄意構陷他人者,若是惡意過界便會被宗門協會除名嗎?我不知爾等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天生賊骨其心可誅,竟敢在神丹閣重地鬨事。”

“你敢肆意辱罵華清宗和吾等同門弟子!”女弟子指著她大喝。

“我未曾指名點姓,你卻對號入座,肆意辱罵華清宗的人難道不是你?”

少年邪笑著往前走,那女弟子和華清宗幾個竟一時之間冇反應過來,讓楚月幾個走了進去。

遠處,仙鶴殿宇掠浮在九霄雲上,幾乎融合進了萬道霞色之中。

殿宇窗欞前坐著的百裡熙,垂下濃密漆黑的睫翼,茶眸映著霞光往下看,仿若是世間最不含雜質的琥珀。

侍者來到百裡熙的身邊,一眼瞧見神丹閣廣場上的情形,便道:“那陳野是個狠人,星雲宗這一批人怕是遇到大麻煩了。”

百裡熙不言,眼眸緊盯著楚月看,時而有金紅交纏的光芒驟閃而過。

末了,眸光落定在卿若水的身上,唇角勾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火色麒麟背部,陳野扭過頭,冷霧氤氳的眸,戲謔地望向了楚月的身影。

“葉師兄。”秦風有些焦灼。

“我入宗時間比較晚,師兄喚我為一聲師弟即可。”

楚月上下掃視著秦風身上的傷,肩上兩道劍傷甚至都能看見紅色血肉下的骨頭,頭髮也都披散了下來。

那日乘仙鶴前往天驕山為楚月求情的秦風,卻是溫文爾雅,宛若和煦之春風。

如今模樣,與街頭人人喊打的乞兒並無太大的區彆。

“師,師弟,華清宗是有備而來,還有個二十星的強者,我們都不是對手。”秦風急道。

“既知他人是有備而來,就該好好想想是何人泄露了你們的行蹤,導致你們遭受此難。”楚月沉聲說。

此話說罷,眾人心是一驚。

經少年的提醒,秦風方纔後知後覺的起了滿背寒意。

是啊,若非同宗熟人傳遞訊息給華清宗,華清宗又怎麼知道他們幾個會這個時間段來神丹閣,還是為聚元丹而來......若這件事鬨大了,損失星雲宗的顏麵不說,就算不管葉楚月什麼事,都會拿聚元丹和葉楚月被有心人大做文章,後果幾乎是不堪設想。

“空間袋在哪?”楚月問道。

左鈴蘭把空間袋取出,毫不猶豫的交給了楚月。

楚月右手高揚起空間袋,回身望向華清宗弟子,輕勾了勾唇,便掌心湧出大量的本源之火,直接焚燒手中的空間袋。

她邪佞地道:“爾等說星雲宗弟子偷盜空間袋,有何證據?”

她一麵燒了“證據”,一麵張狂的問,此等舉止,堪稱是喪心病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