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淑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休夫軒轅宸 > 第2481章 身為弱者,並非萬事都有道理

-

“啊啊啊。”

徐潸潸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摔在地上的那一刻。

她的臟腑好似都已破損。

她極致顫抖的手,輕輕地碰了下受損嚴重的麵部,就觸電似得抽回。

徐潸潸血紅著眼睛看向了不遠處的楚月。

少年的衣襬微微地揚起,正歪著頭看她。

“咻!”

頃刻間。

少年便到了她的身邊,溫潤如玉的笑著,朝她伸出了手。

徐潸潸下意識就想把手搭在少年的掌心。

隻是還未碰到,就見楚月滿臉,綻開了戲謔之色,將手緩緩地收回。

並且一腳踩在了徐潸潸的臉龐,並低頭望著徐潸潸,慢條斯理地問:

“徐姑娘,葉某並非有意而為之,你不會介意吧?”

徐潸潸的眼睛瞬間擴散,驚恐萬分地望著麵前俊美如畫卻有著蛇蠍心腸的少年。

“葉楚月!”燕歸來大喝,“有意無意,你當這天下人,都瞎了眼了嗎?”

“燕兄說的是。”

楚月把踩在徐潸潸側臉上的足部往上提起。

徐潸潸和海清宗上下的長老、弟子們都鬆了口氣。

然而——

下一刻卻見楚月提起的軟靴,並未挪開,而是用了更強的力道,再一次踩在了徐潸潸的臉上。

這一踩,加重了徐潸潸麵部骨頭的破損,直接踩出了七竅流血。

燕歸來瞳眸緊縮,難以置信地望著如此猖獗的楚月。

“是非曲直,公道仁義,自有天下人來說,自有後世來判,自有諸位聖主來觀,又哪輪得到燕兄你以下犯上、越俎代庖呢。”

少年說到最後,清俊的麵龐浮起了淡淡的笑。

這笑,愈發的深濃。

暗綻妖邪。

“徐姑娘。”

楚月垂眸看去,“你冇事吧?”

“………”七竅流血的徐潸潸,口中汩汩溢血,道不出一個字。

“冇事就好。”

少年笑著,一步一踩,踩過徐潸潸兩條腿的膝蓋,毫不客氣地踩斷。

“哢嚓,哢嚓。”

骨裂之聲,竟在這青天白日裡,叫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徐潸潸一麵吐血,一麵艱難地扭頭。

絕望中乞求地望向了自家宗門的師長。

海清宗的宗主也好,長老也罷,對此都一言不發,任由葉楚月將她的一雙腿廢了,把她花容月貌給毀了。

淚水伴著血液往外溢。

她究極的失望!

楚月率領諸多的弟子們,並未直接回星雲宗的區域,而是走向了下一個宗門。

豐慶宗白飄飄!

白飄飄看了看徐潸潸,搖了搖頭往後退去。

“撲通!”

退無可退時,顫抖著雙腿,屈膝跪下,接連磕了幾個頭。

“葉公子,我真的知道錯了,我錯了,求你,求你們原諒我吧,我再也不會做出這種事了。”

“白姑娘說笑了,你我無冤無仇,談何原諒?”

少年搖著扇子,眯起眼睛笑。

燕歸來見此想要開口請求鶴皇、薑不語乃至於六大聖主,為徐潸潸、白飄飄二位姑娘做出。

赤羽宗主卻是橫了他一眼,就精神施壓,如高山垂下,直讓燕歸來喘不過氣來。

並對燕歸來神識傳音嗬斥道:

“徐、白傷人是故意而為之,但凡冇有雙目失明的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先前諸位聖主對此置之不理,如今更不會為了這兩個人出頭,你當這些聖主都是豬腦子嗎?”

“更彆提那位豬腦子的白姑娘,當眾下跪,直接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那她便是活該捱打。”

比起兩位姑孃的處境,六位聖主的注意力,更被君憐月手中的天機劍給吸引了去。

為此,在不知不覺,衍生起了貪婪之色。

燕歸來聽從宗主之言,不敢再有其他思想。

這其中的道理,他或多或少也知道些。

隻是見葉楚月這般猖獗,心有不甘罷了。

區區流光海域來的孤兒,昔日身份地位連海盜都不如,而今風頭鼎盛,何德何能與他燕歸來平起平坐?

“嘭!”

白飄飄又磕了個頭。

豐慶宗內的一名紮著兩個羊角辮的少女,生得唇紅齒白如年畫娃娃般。

宗門上下無一人敢直麵星雲宗的怒火。

她卻走到白飄飄的麵前伸出雙手,睜大了眼睛看向楚月。

“菩提之地,和平之始。”

“我的宗門從小就教導我,宗門弟子著重的不是眼前之路,而後菩提之地未來的風雨。”

“我們雖不是什麼出色的宗門,甚至不能再繼續參加宗門大比了。但在豐慶宗師兄師弟們的眼裡,十大宗門的弟子,都是英雄好漢,都是懲惡揚善,鋤強扶弱的好人。”

“但你的所作所為,難道不是在敗壞星雲宗的名聲?你已經廢了一個徐潸潸,難道還要廢我白師姐嗎?”

楚月頗為嘲弄地望著這女孩。

“身為弱者,並非萬事都有道理。”

段清歡冷笑,“菩提老祖,創造菩提之地的初衷是為和平不假,創立宗門的初衷,是為了讓弟子修得武道,成為更強者,去幫助更弱者。”

“自己為弱者時,你們以弱挾持。”

“但當徐潸潸、白飄飄麵對之前作為更弱者的我宗弟子時,卻不曾心懷半分仁義,作為旁觀者的你也視而不見,又怎麼能奢求更強者對她憐憫呢?”

“菩提萬宗,有這樣的弟子,是萬宗的恥辱!”

“天作孽猶可活,人作孽不可活。”

“莫說廢她一個白飄飄,就算她今日死在了這裡,也是她咎由自取。武道敗類,死不足惜,常言道,近墨者黑,與她情深義重,小小年紀滿口仁義道德卻不壞好心的你,又能是個什麼好東西?”

段清歡直接拔出了斧頭,淩空一掃。

斧刃掃出的風暴,將那女孩丟到了邊上。

屠薇薇、蕭離二話不說,便默契的把白飄飄架了過來。

白飄飄萬分的驚恐。

楚月搖著扇子,懶洋洋地問:“知道錯了?”

“公子,我真的知道錯了……”白飄飄泣不成聲。

少年的摺扇,挑起了白飄飄的下頜。

白飄飄瑟縮地看著她,淚光如水霧湧聚,一派楚楚動人的模樣。

她白飄飄,譽為豐慶宗第一美人。

自認為是有幾分姿色的。

世上英雄難過美人關。

為她所動容,亦是理所當然。

倏然間!

“嘭!”

楚月手中的扇子化作火焰消失。

右手從火焰中往前。

赫然抓住了白飄飄的頭髮。

單膝跪地的同時,猛地一扯,一砸,使得白飄飄頭部落地,溢開了刺目的血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